欢迎访问 188bet-小说推荐平台

番外是什么意思

番外一般出现在小说和漫画界,就是故事主干外的一些分枝故事,将故事中的人物另作处理开辟一个新的小故事或是类似主体的故事但是是另一些人来讲述或上演。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就是讲述主干故事中提到的但是没有细说的一些细节部分,将它们完全的在这里展开,给读者一个交待。

番外的来源

番外一词来自日本,番外就是对正文做的补充,通常不录入正文,是作者主动在题材中加入的部分。

日本语中的“番外”其实是沿用汉语中的“号外”,“番”即是“号”的意思。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日本语的“番外”与汉语的“号外”的意义是一样的。

小说番外列表

  • 千秋 小番外二则

    《千秋》实体书已上市,当当、京东、亚马逊等各大网站均有销售。微博“梦溪石海”也有相关的抽奖活动,有兴趣的萌萌可前往参与哦~两则番外在微博已经发过,这里做个集合,看过的萌萌不用再看。字少的放正文里,字多的放作者有话说,没看过的萌萌可以当作福利。【小番外一】傍晚,风雪交加,天色大暗。路人纷纷往路边的茶寮躲

  • 千秋 番外13

    玉秀是不是真与晋王有染,沈峤不清楚,也许晏无师纯粹只是看人家不顺眼,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小细节,更重要的是,晏无师的话里透露出一个重要的讯息,将突厥、佛门、晋王这三者连成一条线,让沈峤发现以往未曾留意过的问题。当今太子杨勇并不崇佛,他更喜欢与文人儒生谈经论道,佛门不希望自己的影响力仅止于杨坚一代,就要

  • 千秋 番外12

    冬至夜,灯笼都挂上了。屋檐下一点点莹莹火光,透过薄薄红纸映出,连成一道红线,将整个院子都照亮了。雪还在簌簌下着,不大也不小,足以将天地染白,屋顶上覆了厚厚一层,地上树上也不例外。练武之人不惧冷,屋门打开,没有风,也不怕雪往里吹,坐在屋内,有地龙取暖,反倒还能欣赏雪景,一举两得。这里不是玄都观,而是长

  • 千秋 番外11

    道观小门虚掩。桂花盛开正好,风清清,云浅浅,天若琉璃,澄明如冰。一团团金黄浅黄银白簇拥在枝头,沉甸甸的,压得枝头不堪重负,偏偏还有几只小鸟在枝上跳来闹去。枝桠轻轻摇晃,花瓣也跟着扑簌簌直落,撒满了底下的鹿一头一脸。鹿甩了甩脑袋,又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旁边矮案上,还未倒上茶汤的碗落了不少花瓣进去,茶壶在

  • 千秋 番外10

    屏风后面,一张床榻。床榻上有个美人。确切地说,美人双目紧闭,沉沉昏睡,旁边还坐着一人,正在看美人。晏无师看了半天,将手放在对方的睫毛上轻轻拨动。沈峤反射性颤动了一下眼皮,然后微微蹙眉。他难得有这样睡得深沉的时候,寻常别说在他脸上动作了,哪怕周围稍微一点小动静,沈峤都会警醒。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他实在是

  • 千秋 番外9

    一瞬间,晏无师遭遇了包括小贩在内,来自四面八方的谴责目光。生得人模人样,竟然去跟小童抢糖人,还把人家的糖人咬掉一大块,这种情况下,有哪个孩子不哭啊!小贩家里也有两个儿女,见状有些心疼,忙道:“阿叔再给你捏一个,不哭了不哭了!”小沈峤闻言反而停下哭声,抬袖抹了抹眼泪,鼻音浓重:“谢谢阿叔,我有一个就够

  • 千秋 番外8

    十五站在外面,正犹豫着要不要敲门。往常这个时辰,师尊早该起来了,要么指点他们练剑,要么让他们练字,哪怕前阵子晏宗主在这里的时候也是如此,从未间断过,绝不会像现在这样,连房门都没出。“师尊,您醒了吗?”十五站了好一会儿,没听见里头的动静,不由有些担心,忍不住出声。砰的一声,里头传来一声闷响,像是有人摔

  • 千秋 番外7

    沈峤刚要退开,腰上一紧,整个人随之天旋地转,下一刻就被压在旁边的石墙上。晏无师自然不会给他任何反抗的机会,两人的身体紧紧相贴,拉在地上的影子几乎融合在一起,沈峤还未回过神,双腿甚至已经被对方强行份开,并单腿牢牢卡在中间,令他动弹不得。沈峤瞬间懵了,他突然觉得自己方才有些冲动。不过已经来不及了,对方直

  • 千秋 番外6

    柳敬言虽为太后,却不是养在深闺不知外事的妇人,她出身显赫,早年又拜入临川学宫门下,这些年临川学宫在南朝地位稳如泰山,其中自然也少不了柳敬言的功劳。当初宇文庆等人前来南朝递结盟文书时,晏无师曾与汝鄢克惠交过一回手,当时柳敬言正好微服出宫,自然认得沈晏二人。她正忙于帮皇帝处理朝政,冷不防听说皇帝召见了一

  • 千秋 番外5

    沈峤的眼睛没有瞎,所以他也不可能认错人。让他惊异的是对方胆子之大,除了换上一身道士装束之外,连容貌也未加修改,顶着分毫未动的一张脸,就这么坐在陈国皇宫之内,成为陈国皇帝的座上宾。众所皆知,陈朝是儒门的地盘,说得不好听点,汝鄢克惠视如禁脔,不许别人染指,像佛门天台宗同样在陈朝境内,就被临川学宫遮掩得光

  • 千秋 番外4

    “什、什么心上人?”刘镖师结结巴巴。沈峤摇头失笑:“没有,也是我孟浪了,不该问这样的问题。”刘镖师回过神,挠挠头发,自以为大概跟上他的思路:“沈道长自幼修道,清心寡欲,想必是没接触过凡俗,被李小娘子这一吓,有些手足无措也是正常的!”两人经过方才那一战,刘镖师也一反之前的客气疏远,显得亲近不少:“其实

  • 千秋 番外3

    这里地势平阔,旁边仅有一座山,晚上还能挡挡风,的确是歇息的好地方,刘镖师并没有胡乱选个地方就让大家落脚,但沈峤以练武之人近乎直觉的敏锐,却察觉出一丝不妥。他禁不住四下环视了一眼。夕阳西下,天地逐渐昏暗,他昔年重伤的眼疾随着内功恢复,基本也恢复到了从前的清晰,但这一看,并没有看出什么可疑之处来。“道长

  • 千秋 番外2

    沈峤的确想回长安了,毕竟袁瑛还在长安帮他看着玄都观建造,对方又缺少经验,总不能将他一个人落在那里太久。一旦玄都观建好,隋朝就会有敕令下来,说不得皇帝也会亲自召见,届时他这个掌教也得出面才行,若是让口舌笨拙的袁瑛去御前应对,沈峤无须想象,也知道那是很不妥当的。沈峤思量妥当,便去找了玉生烟,准备与他辞行

  • 千秋 番外1

    看到狐鹿估倒下的那一刻,玉生烟先是狂喜,而后骇然。因为他很清楚,狐鹿估不是常人,他武功盖世,几乎称得上天下第一人,师尊再厉害,能将狐鹿估放倒,他自己必然不会毫发无伤。这个念头冒出来,他迫不及待想过去看看师尊,但应悔峰与此处的距离,却是他无论如何也跨越不了的。当玉生烟正准备下山时,一道人影却比他更快。

  • 奶油味暗恋 高中番外

    夏日的早晨,空气带了点湿意,夹杂着桂花和青草的香气,清爽干净。不远处的月季花从灌木里冒出头,此时开的正好。阳光被纵横交错的枝叶割裂成林林总总的形状,光点随着风在水泥地上晃晃悠悠。从家里通往学校的一路上,有阳光,有轻轻的风,有纵横交错的树荫,有青草的香气,堆砌出令人心旷神怡的一天。林兮迟拿着校卡进了校门,把

  • 奶油味暗恋 番外 耿耿x学长

    教室里并不算安静。老师在讲台上刻板的说话声,头顶上老旧的风扇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还能隐隐听到不知道从哪儿传来的音乐声。林兮迟认认真真地听着课。突然听到左侧传来一声轻哼,她侧头看去。此时,许放正低着头,脸上挂着阴霾,手上松松垮垮地握了只笔,似是烦躁的很,在书上乱七八糟的涂画着。林兮迟莫名其妙,看了讲台一眼,偷

  • 重生不做贤良妇 番外二 作者:萌吧啦

    “太子妃,皇后,太后,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哀家都做过了,剩下的,哀家还能做什么?”
    “长公主。”
    “呵——”出自何家的太后听到自家的兄长这样说,便扭过头去,看了他一眼,何征老成的很,不到三十,便被何家人称为老人。时光就似在何征三十之后停住一般,如今已经将近五十的何征还跟他三十岁时一般无二,比起同龄人,何征算得上

  • 重生不做贤良妇 番外三 作者:萌吧啦

    “不是你父皇说的那样,你母亲小的时候,我也疼着她呢。”鹤发鸡皮的柳孟炎躺在竹椅之上,一边对身边粉雕玉琢的女孩儿絮叨着,一边略有些不满地瞥向自己如今身为太上皇的女婿。
    柳孟炎从没喜欢过何循,早先因何家得了江山略微对他恭敬一些,新近因何循每每挑唆他跟外孙女的关系,于是他这岳父对太上皇女婿的那些恭敬慢慢就消散了

  • 重生不做贤良妇 番外一 作者:萌吧啦

    人,不论是哪一种人,最后总免不了殊途同归。
    鬼门关,黄泉路,忘川河……三生石?
    一双极薄的眼皮微微眨了眨,明知自己已经死了,但是身在这阴寒至极的九泉之下,胸腔还是忍不住连连起复,似是禁不住这阴寒,随时要用力地咳嗽一番。
    顾昭单薄的身躯慢慢踱向那块三生石,他眼中的三生石上,重重地刻着两个名字,顾昭、柳檀云,一样

  • 夜色妖娆 番外之陆槿枫与林清

    夏日的雨天,乌云沉沉的压下来,没过多久,倾盆大雨便来了。
    庄严肃穆的公墓外,停着十几辆黑色的车子,从入口到一块新墓碑前,站满了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
    墓碑前,站着一个男人,也是一身黑衣,高大俊朗,隐隐露出阴狠的气息,脸上却是一脸的悲怆和绝望,任由雨水击打在身上,没有撑伞,雨水顺着额间的碎发滴到长而卷的

  • 孤城闭 番外:沈郎归 作者:米兰Lady

    “玉面阎罗”沈知州微微一笑:“会有更适合你的惩罚,要不要或者看看?"
    1。投毒
    香橼子看见沈遘的时候,他正在西湖边的书院中小憩。
    这日沈遘旧友王安石自汴京来,途经杭州,他召集杭州文人雅士给安石接风,请他们在书院内吟咏唱和,自己却偷闲来到湖畔花厅中,斜躺于藤榻上,面朝厅外十里风荷,枕着一席诗书闭目而眠。

  • 孤城闭 番外:醉花阴 作者:米兰Lady

    1.新娘
    隔着一重红绡纱幕,他看见她坐在妆台前,十七八女儿,长裙曳地,背对着他,正伸手去摘头上的珠翠团冠。
    所着的红素罗大袖衣右侧袖口因此滑落至手肘处,她露出一段戴着细缕金素钏的皓腕。那钏儿约有八九只,每一只都很纤细,随着她取发簪的动作悠悠地晃,发出细细碎碎的清亮响声,而她引臂的姿势异常柔软优美,纤长

  • 顾小姐和曲小姐 番外2:永恒 作者:晚之

    “chateau haut brion在这边,那边都是勃垦第,小曲,你要什么我可以帮你。”
    某私人宴会上,装束夸张的女人每走一步都令人担心她会被自己曳地的裙子绊倒,但她依然稳稳地踩着十三厘米的高跟鞋停在曲熙之身边,妆容因精致显得尊贵。
    “谢谢吴太。”曲熙之远远地看了眼在走廊边与人交谈的顾熙之,回过头礼节性地微笑,“我不喝

  • 顾小姐和曲小姐 番外1 作者:晚之

    事情发生在九月十八日晚顾熙之成功将孙庭右送到警方手里的第二天凌晨,刚刚在警局做完笔录的顾熙之出门之后遇到蹲守在警局外的媒体才知道自己报案的消息已经不胫而走,好在因为对事情提前有规划有准备,她在经纪人和助理的开道下及时离开现场,并未面对媒体。
    回到公寓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为避嫌先她一步回来的曲熙之看见粒粒开

  • 锦衣香闺 沈复番外 作者:笑佳人

    阿彻在地方历练了六年, 周元昉准备将大舅子调回京城重用之前, 内阁首辅沈复上书辞去首辅一职。
    周元昉准了, 升次辅杨昭为首辅,调沈复为国子监祭酒,官职从三品。
    国子监是朝廷官设的最高学府, 生源多为公卿侯府等贵族子弟,以及地方举荐的优秀生员。
    清闲差事难么多, 沈复选择国子监,自有他的安排。
    阿彻看着自己九岁

一本好的小说应该属于能够读懂它的人,文章多摘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利请来邮件告知,谢谢!

推荐一本好书|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版权所有 www.letiantang9pq.com,浙ICP备12009190号-1| |